•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本所新闻

      王良其:为李昌荣进行辩护《辩护?#30465;?/h3>
      发?#26082;?#26399;:2018/6/26 15:45:00
       
      为“广德版”张文中案——李昌荣进行辩护《辩护?#30465;?/span>

       

       

      引言:安徽省广德县财政局工人身份的李昌荣因妻子刘家珍下岗、侄子李广建?#23633;?#31561;原因,为谋生活出路于2011年与他人共同成立广德县丰泽园苗?#23616;种?#19987;业合作社。2013年,在广德县财政局、林业局通过筛选、先期现场?#30142;?#21644;事后验收,广德县丰泽园苗?#23616;种?#19987;业合作社实施了“100亩名优苗?#23616;种?#22522;地扩建项目农业科学技术推广措施资金扶持项目,并获得国家财政扶持资金?#24067;?/span>35万元。之后,刘家珍的丈夫李昌荣被广德县人民检察院诈骗罪、贪污罪向广德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广德县人民法院于2018620日对本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

      在本案的公开审理过程中,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李昌荣的委托,指派王良其、王文铎为李昌荣进行辩护。经过?#24509;?#22825;的庭审,王良其、王文铎认为李昌荣不构成诈骗罪和贪污罪。

       

       

       

             

       

       

      致:安徽省广德县人民法院

      审判长、审?#24615;保?/span>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李昌荣的委托,指派王良其、王文铎(实习)律师(以下简称本辩护人)作为其辩护人参与本案的诉讼活动。本辩护人通过对本案全部卷宗材料的仔细研究,通过会见被告人李昌荣,并结合今天庭审中的举证质证情况,本辩护人现依法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本案中,根据辩护人提供的《荒山承包合同》、租赁山场原貌、垦复荒山、采购 种植苗木、铺设水管现场?#35745;?#26519;地现场勘查照片等相关证据,这些证据均能完整地证明广德县丰泽园苗?#23616;种?#19987;业合作社(以下简称丰泽园合作社)合法存在、实施的项目真实,整个项目申报过程?#35789;?#25919;府审批主管部门产生错误认识;即丰泽园合作社已经实施了“100亩名优苗?#23616;种?#22522;地扩建项目(以下简称名优?#23616;种?#39033;目)和农业科学技术推广措施资金扶持项目(以下简称喷滴灌项目)并顺利通过了政府部门组织的联合验收。李昌荣不存在以虚构项目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国家扶持资金的行为,况且丰泽园合作社所获得的国家扶持资金均全部用于丰泽园合作社项目开支,并没有被李昌荣用于个人挥霍或挪作他用,李昌荣也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也没有以非法占有国家扶持资金为目的的主观故意。因此,本辩护人认为,李昌荣在本案中没有任何犯罪行为,公诉机关对被告人李昌荣涉嫌诈骗、贪污犯罪指控不能成立;本案是一件?#26377;?#20044;有、彻头彻尾的错案及冤案!

       

       

      第一部分  关于李昌荣不构成诈骗罪辩护意见

       

         一、起诉书指控的诈骗犯罪事实不能成立,公诉人发表的公诉意见不能成立;本案是一起广德版张文中案

      根据起诉书的指控以及公诉人刚才发表的公诉意见,本辩护人认为,本案是否构成诈骗罪至少需要查明问题:一、李昌荣有无实施核心欺骗行为?二、李昌荣的行为有没有使广德县财政局、林业局产生错误认识?三、李昌荣有没有非法占有为目的?

      第一,关于李昌荣有没有实施核心欺骗行为。本案中,公诉机关指控李昌荣骗取的资金是国家财政项目扶持资金。因此,本案中如果存在核心欺骗行为,应当是虚构项目的欺骗行为。申报项目中人员名单信息材料?#35789;?#23384;在不实信息,也仅仅是辅助欺骗行为。诈骗犯罪中,如果没有核心欺骗行为,仅有辅助欺骗行为,只是违规行为,但不构成诈骗犯罪。

      本案中,丰泽园合作社申报的名优?#23616;种?#39033;目是广德县财政局、林业局等经过仔?#24178;?#36873;、事先?#30142;臁?#20107;后验收等正当程序确定的真实项目,而不是虚构的项目。因此,李昌荣在本案中没有实施核心欺骗行为。

      第二,关于李昌荣的行为有没有使广德县财政局产生错误认识。本案中,广德县财政局对李昌荣家庭情况、丰泽园合作社经营地址等情况非常清楚,没有产生错误认识。况且,公诉机关亦无证据证明李昌荣在本案中实施了让项目审批人员产生错误认识的行为。

      第三,关于李昌荣有没有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犯罪中,由于犯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行为人在权利人自?#22797;?#20998;财产的过程中是不可能支付对价的。而在本案中,丰泽园合作社以真实地实施了名优?#23616;种?#39033;目为对价,才取得了该项目的扶持资金。因此,李昌荣在本案中没有非法占有为目的。

      上述三个涉及本案罪与非罪的关键问题,亦是最高人民法院最近通过再审改判涉及项目诈骗案被告人张文中无罪的三点重要理由,即:“1、物美集团作为民营企业,具有申报国债技改项目的资格,其以诚通公司下属个企业的名义申报,并?#35789;?#20027;管部门产生错误认识;2、物美集?#27966;?#25253;的物流,信息化项目并非虚构;3、物美集团违规使用3190万元贴息资金,不属于诈骗行为。

      因此,本辩护人认为,李昌荣诈骗案属于广德版张文中案,李昌荣不构成诈骗犯罪,起诉书指控的诈骗罪名不能成立。

       

      二、丰泽园合作社名优?#23616;种?#39033;目系广德县财政局依职责在全县合作社中经过筛选审批再到项目现场?#30142;?#21518;确定的;丰泽园合作社基本情况及项目情况均是真实存在的,项目申报过程中政府主管部门没有产生错误认识

      本案中,根据:1、我方提供的证据一 :丰泽园合作社营业执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组织机构代码证、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31216;?#19994;信用信息公示报告;2、本案卷宗材?#29616;?#30340;《询问?#20107;肌罚?#23395;文成,广德县财政局农业科科长,下同)(公安侦查一卷P111):这个文件下来之后,我们局的田宝奎?#26412;?#38271;又从县农委调了一份截止到201312?#36335;?#25105;县成立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花名册,在?#21414;?#36873;了四、五家合作社作为申报人进行?#30142;臁?#22312;对这四、五家合作社实地?#30142;?#20043;后,符合项目申报条件的就是丰泽园和广德县金贵草莓专业合作社。田宝奎在跟我们局长汇报过之后,就?#19994;?#25105;,让我通知这两家合作社的负责人说准?#24178;?#25253;文本,交到我这里来,并由我们进行复核3、本案卷宗材?#29616;?#30340;《询问?#20107;肌罚?#30000;宝奎,广德县财政局?#26412;?#38271;,下同)(公安侦查一卷P161-162我让我们局的季文成?#20248;?#22996;网站?#20064;?#20840;县在册的合作社名单?#21363;?#21360;了下来。并?#21448;刑?#36873;了四、五家合作社进?#21009;?#36873;。其中就有丰泽园和金贵草莓专业合作社”“丰泽园位于荷花社区,我们去?#30142;?#30340;时候看到丰泽园是在荷花社区那里租赁了100多亩的山场,而?#39029;?#22320;在平整当中。丰泽园在山场上也有办公地点,墙上也挂着财务制?#21462;?#21512;作社规章制度等牌子

      本辩护人认为,上述证据足以证明,本案丰泽园合作社早在2011年就已成立,并于2012年开始租赁山场植树造林;2013年广德县财政局依工作职责从全县在册的合作社中审查筛选并通过现场?#30142;?#31561;程序后,确定由丰泽园合作社实施名优?#23616;种?#39033;目。国家设立该项目初衷系为国家植树造林、绿化荒山,建立科学种植栽培的?#25191;?#39640;效农业。因此,广德县财政局依据工作职责、根据程序确定由丰泽园合作社实施名优?#23616;种?#39033;目,完全符合国家发展农业的要求,更符合本案项目申报的要求。况且,与丰泽园合作社条件相同的广德县金贵草莓专业合作社也共同申报了同类上述国家扶持资金。因此,丰泽园合作社实施并申报名优?#23616;种?#39033;目不仅符合国家产业政策,而?#39029;?#24207;合法、正当。

      与此同时,根据财政局田宝奎、季文成、吴全平等领导的《询问?#20107;肌罚?#24191;德县财政局项目审查人员对李昌荣家庭情况十?#36136;?#24713;,对丰泽园合作社情况也十分了解,而且丰泽园合作社及项目实施均是真实存在的而不是虚构的,而且丰泽园合作社及李昌荣并未对合作社及项目情况进行刻意隐瞒,项目地址在涉案项目实施前就已客观存在。很显然,项目申报过程中政府主管部门没有因此产生错误认识,李昌荣在本案中不存在虚构项目骗取国家扶持资金的行为。

       

      三、丰泽园合作社申报的名优?#23616;种?#39033;目都是真实的,且已真实地实施了该项目,并通过了政府部门的现场验收且验收合格

      本案中,根据:1、我方提供的证据四:租赁山场原貌?#35745;?#35777;据五:丰泽园合作社办公地点实施项目进行垦复荒山、采购苗木、种植浇水、多次开荒、种植名优木等现场照片;证据七:丰泽园合作社实施名优?#23616;种?#39033;目挖苗及苗木生长现状照片;证据八?#21512;?#22330;勘查照片;证据九:浙江省?#21448;?#24066;购买树苗?#35745;?#35777;据十:丰泽园合作社实施项目进行烧荒、垦复荒山等现场照片;2、谢复国第1次询问?#20107;?/span>(公侦卷一P59)“李昌荣到?#19994;?#37324;买了几万元的树苗子,是分?#22797;?#20080;的,买了之后他就让我送到荷花公墓那附近的一个山场3、汪晓林第2次询问?#20107;跡?#20844;侦卷一P87丰泽园一直在陆陆续续的栽树,我去之前就已经在栽了,我住?#20808;?#20043;后,也一直在栽树,一直201467?#36335;?/span>”“还有经我的手又租了一部分地,把新租的地也栽上了” “还有一部?#36136;?#33495;是我在广德清溪苗木市场买的”“大概是201312-20141?#36335;?#26399;间,李昌荣在外面买了一大车子树苗回来了4、季文成询问?#20107;跡?#20844;侦卷一P111-112):当时也是田宝奎带队,我和我们局其他的工作人?#26412;?#21040;了丰泽园对名优?#23616;种?#39033;目进行验收,验收结果是合格并?#20174;?#22312;了我们局出具的财政支农专项资金项目验收意见书 5、季文成询问?#20107;跡?#20844;侦卷一P113):拨付资金给他们应该说是以先建后补的形式进行的”“我们在项目验收的时候,去丰泽园看了,的?#32933;?#26685;种了很多苗木6、张平询问?#20107;跡?#20844;侦卷一P118):我带着李昌荣就到浙江省?#21448;?#24066;一个镇里去了。在?#21448;?#24066;李昌荣购买了大概十五万块钱的苗木”“我就卖了大概一万多元钱的苗木给李昌荣。我?#19988;?#20013;就帮李昌荣购买了这两次苗木7、田宝奎询问?#20107;跡?#20844;侦卷一P161-162丰泽园位于荷花社区,我们去?#30142;?#30340;时候看到丰泽园是在荷花社区那里租赁了100多亩的山场,而?#39029;?#22320;在平整当中。丰泽园在山场上也有办公地点,墙上也挂着财务制?#21462;?#21512;作社规章制度等牌子

      本辩人认为,上述证据足以证明,丰泽园合作社自2011年成立以来,丰泽园合作社共租赁山场170余亩,并陆陆续续进行苗?#23616;种玻?#39033;目实施后,丰泽园合作社在上述苗?#23616;种?#30340;基础上,丰泽园合作社开始进行了大规模地垦复土地与种植苗木。名优?#23616;种?#39033;目实施当年即2013年,丰泽园共种植了约38000棵项目树种,2014年又种植了部分樱花等树木。除去未成活、被挖掘移栽以及2017年销售的樱花、紫?#31508;?#26408;,目前丰泽园合作社实施的名优?#23616;种?#39033;目仍有紫?#31508;?#32422;2500棵、红枫树约800棵、海棠树约5000棵、樱花树约8000棵以及未统计的其他?#20998;置?#26408;。此外,名优?#23616;种?#39033;目苗木灌溉管道已经铺设完毕,并为苗木生长建造了施肥池。

      不仅如此,本案不可否认的基本事实是,上述名优?#23616;种?#39033;目实施完成后,广德县财政局、林业局成立了验收组,并对该项目实施情况进行了现场验收,丰泽园合作社也顺利通过了验收。因此,本案中,丰泽园合作社的名优?#23616;种?#39033;目?#23548;?#23454;施了,且符合国家要求。丰泽园合作社、李昌荣均没有虚构丰泽园合作社名优?#23616;种?#39033;目的事实,更不构成诈骗罪。

       

      四、丰泽园合作社依法获得的名优苗木项目30万元农业财政扶持资金,均用于丰泽园合作社项目贷款本息和项目开支;李昌荣没有以非法占有农业财政扶持资金为目的的主观故意,不属于诈骗行为

      本案中,根据:1、我方提供的证据六:丰泽园合作社获得30万农业财政扶持资金用于偿还丰泽园合作社项目贷款本息和项目开支的银行对账单;2、本案卷宗材料:《询问?#20107;肌罚?#21016;家珍第1次)(公侦卷一P53)肯定是用在丰泽园苗?#23616;种?#19987;业合作社山场上了;《讯问?#20107;肌罚?#26446;昌荣第6次)(公安补充侦查卷第一册 P5-7):用于偿还申报项目在实施阶段的借贷了”“这?#26159;?#21040;了丰泽园在吴江银行的账户上了之后,我老婆刘家珍就把这三十万元转到了许友莉的账户上,偿还了许友莉这张卡上的贷款20万元,还有十万元我老婆转到了我名下的银行卡上,用于偿还我名下这张卡上的贷款10万元。许友莉的卡上20万元的借贷以及我卡上10万元的借贷是前期在实施‘100亩名优苗木基地扩建项目上所花费买树苗的钱”“问:刘家珍把财政局划拨下来的30万元转到许友莉以及你名下的事情你当时是否知道?#30475;穡何业笔?#19981;知道,是刘家珍把钱转到许友莉和我名下之后,把贷款还了之后她才告诉我的。”“这两张卡就是用于丰泽园经营使用的

      本辩护人认为,以上证据足以证明,丰泽园合作社不仅完成了名优?#23616;种?#39033;目,并通过了政府部门组织的现场验收,而且在30万元农业财政扶持资金到位后,该资金也是在转入丰泽园使用的相关?#29366;?#21345;后全部用于归还丰泽园合作社项目贷款本息和项目开支,没有挪作他用或用于个人挥霍消?#36873;?#22240;此,李昌荣在本案中没有以非法占有国家农业扶持资金为目的的主观故意,其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本辩护人还注意到,根据河南省人民检察院《关于规范办理套取国家专项资金案件的指?#23478;?#35265;》第三条套取国家专项资金使用人的申报项目符合国家专项资金政策的基本条件,但在申报过程中夸大?#23548;?#24773;况,伪造或提供了个别非关键性虚假申报材料,套取的国家专项资金部?#30452;?#29992;于企业?#26893;?#25439;失,或者用于转产、更?#24459;?#22791;、生产经营的,对使用人一般不宜按诈骗罪定罪处罚。结合本案,丰泽园合作社真实存在、符合条件且正常运营,名优?#23616;种?#39033;目真实存在且实施完成,合法获得的国家农业扶持资金也是用于丰泽园合作社的日常经营和偿还项目贷款,?#35789;?#26377;关材料存在不规范的现象,但不是以诈骗为目的,也不应按诈骗罪定罪处罚。更何况李昌荣在本案中没有实施骗取国家农业财政扶持资金的诈骗行为,亦没有以非法占有国家农业扶持资金为目的的主观故意。

       

      综上,本案中的名优?#23616;种?#39033;目,是经过广德县财政局、林业?#32844;?#29031;正常工作程序通过审查筛选、现场?#30142;?#21518;交给丰泽园合作社实施和申报的,而且是否符合申报条件和要求应当由广德县财政?#32844;?#20851;和审查,而不是由李昌荣把关和负责。不仅如此,项目申报主体真实、项目真实、资金用于项目本身,是本案不可否定的最基本的客观事实,且广德县财政局对项目申报主体、项目情况本身十分清楚了解,整个申报项目没有使政府审批主管部门产生了错误认识,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李昌荣使审批主管部门产生错误认识。因此,本案没有证据证明李昌荣虚构了事实或隐瞒真相实施了虚构项目骗取国家农业扶持资金的行为。李昌荣在本案中不构成诈骗罪!

       

       

      第二部分 关于李昌荣不构成贪污罪之辩护意见

       

      五、本案中,丰泽园合作社?#23548;?#23454;施的喷滴灌项目系广德县财政局、林业局在全县农业合作社中先行审查筛选、现场技术?#30142;?#21518;主动安排的项目;在丰泽园合作社完成项目后,广德县财政局、林业局对该项目进行了联合验收并且验收合格,李昌荣不存在虚构喷滴灌项目事实骗取5万元农业科学技术推广措施资金的行为

      本案中,根据:1、我方提供的证据一:丰泽园合作社营业执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组织机构代码证、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31216;?#19994;信用信息公示报告;证据十一:喷滴灌项目前期?#30142;?#29616;场照片;证据十二:丰泽园合作社实施喷滴灌项目现场照片;2、本案卷宗材料《询问?#20107;肌罚?#21556;全平)(检查侦查卷P46):在项目区域内,卢村土地治理项目中的科技推广措施要扶持一个竹笋类合作社,我们农发局咨询了林业部门,得知在笄山区域内没有一个适合条件的竹笋类合作社。?#19994;笔?#22823;概查看了一下项目规划?#27573;?#20869;的其他合作社,看见了一个叫丰泽园的苗?#23616;种?#21512;作社”“把丰泽园合作社定为?#30142;?#23545;象”“回来会后我就向分管领导田宝奎局长汇报,将没有竹笋类合作社、丰泽园合作社是苗?#23616;种?#21512;作社的情况、丰泽园合作社是李昌荣侄子搞的情况向田局长汇报了,田局长原则上同意了这个意见。之后我们就联系了林业部门,让丰泽园合作社实施喷滴灌项目”“验收人员主要是林业部门和农发局”“验收时以林业局验收为主3、《询问?#20107;肌罚?#30000;宝奎)(检察侦查卷P52-53):农发局的吴全平局长有一次向?#19968;?#25253;2013年度卢村土地综合治理中有一项建设内容是扶持合作社的,扶持资金是5万元;他和林业局的总工赖广辉一起去现场?#30142;?#36807;,确定把这个扶持项目给了李昌荣的丰泽园合作社。当时考虑到李昌荣农发局?#26412;?#38271;的身份,我让吴全平看?#35789;?#21542;有其他符合条件的合作社;吴全平给?#19968;?#25253;说符合条件的另外两家合作社已经扶持过了,不能重复申报,于是我就给吴全平?#31561;?#26524;符合条件的话就把这个5万元扶持项目给丰泽园合作社。”“验收的时候是农发局和林业局一起验收的”“合作社是他老婆搞的4、吴全平《询问?#20107;肌罚?#26816;侦卷P45):我知道丰泽园合作社是我们农发局?#26412;?#38271;李昌荣侄子李广建搞的”“他老婆也是合作社成员之一;吴全平询问?#20107;跡?#26816;侦卷P46):在此之前李昌荣给我讲过这个合作社是他侄子李广建搞的

      本辩护人认为,以上证据足以证明,丰泽园合作社成立于2011年,在合作社成立两年之后的2013年,广德县财政局卢村土地治理项目中有一笔科技推广措施资金扶持笄山区域内的竹笋类合作社,但因笄山区域内无符合条件的合作社,财政部门根据?#23548;?#24773;况依职权并报相关县政府分管领导同意后决定变更合作社种类,并经事先对丰泽园进行审查筛选、现场?#30142;?#24182;技术指导后主动确定?#25381;?#20016;泽园合作社实施的喷滴灌项目。丰泽园合作社完成该项目后,财政局、林业局等政府部门于20149?#38706;?#20016;泽园合作社喷滴灌项目的实施进行了联合验收,且顺利通过了验收。因此,本案中丰泽园获得的喷滴灌项目系政府依职权主动安排丰泽园合作社实施的,李昌荣在喷滴灌项目实施及申报过程中并没有任何职务可利用,也不是主导作用,更没有发?#21448;?#35201;作用。因此,起诉书指控李昌荣构成贪污罪没有事实根据,认定其构成贪污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26377;?#20044;有地指控。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丰泽园合作社?#23548;收?#23454;地完成了喷滴灌项目。这是本案最基本的事实,无法否定!

      此外,合作社地址的变更,在涉案项目实施之前就已经发生,广德县财政局、林业局在项目实施申报之前即已知晓,不存在李昌荣隐瞒?#23548;?#32463;营地址与注册地址不符的情况。因此,起诉书指控李昌荣隐瞒经营地址与注册地址不一致,纯属无中生有!

       

      六、丰泽园合作社依法获得的5万元农业科学技术推广措施资金全部用于合作社的喷滴灌项目,没有挪作他用或用于个人挥霍消费,李昌荣没有以非法占有农业科学技术推广措施资金为目的的主观故意

      本案中,根据卷宗材?#29616;?#30340;《申报发票》《项目采购单》《项目工资发放名单》及相关《询问?#20107;肌?#22343;能证明丰泽园合作社真实地实施了喷滴灌项目。丰泽园合作社在5万元农业科学技术推广措施资金到位后,该资金全部用于丰泽园合作社的日常经营开支,没有挪作他用或用于个人挥霍消?#36873;?#22240;此,本案没有证据证明李昌荣骗取了国家科技扶持资金,李昌荣在本案中没有以非法占有农业科学技术推广措施资金为目的的主观故意。

       

      七、李昌荣不具备职务上的便利,也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项目的申报和实施都是在广德财政局、林业局项目负责人按正常程序实施申报的;李昌荣在喷滴灌项目申报过程中不起主要作用

      本案中,根据卷宗材?#29616;校骸?#20892;业综合开发局人员岗位分工表》《广德县(卢村乡)国家农业综合开发2013年土地治理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关于上报广德县国家农业综合开发2013年土地治理项目初步设计的请示》《批复》《核批表》《汇总表》《农发项目科技措施实施方案?#32602;?#20197;及相关人员的《询问?#20107;肌貳?#19978;述证据足以证明,李昌荣于201211-20144月负责美丽乡村工作,20145月之后开始负责项目建设管理工作。而本案中项目实施合作社的确定时间为2013年底,李昌荣当时并不负责项目建设管理工作。因此,在喷滴灌项目的实施确定时,李昌荣不具备职务上的便利条件,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和权力实施贪污行为。不仅如此,喷滴灌项目验收时,系政府财政部门、林业部门联合验收,李昌荣更不具备职务上的便利使丰泽园合作社瞒天过海通过验收,而且丰泽园合作社实施的涉案项目是政府财政、林业部门主动安排给丰泽园实施的项目,在实施之后通过了政府财政部门、林业部门组织的联合验收。因此,李昌荣在本案中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更不可能构成贪污罪。

      由此可见,李昌荣在本案中不存在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实施贪污行为,项目实施都是在政府部门的阳光下操作进行的,李昌荣没有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实施骗取国家科技扶持资金的行为,故李昌荣不构成犯罪。

       

      八、李昌荣在本案中并不保管或经手国家科技扶持资金,也不是负有直接审核职责的国?#19968;?#20851;工作人员,故起诉书指控其犯贪污罪缺少客观构成要件

      贪污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20356;?#38750;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贪污罪所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是指行为人利用其职责?#27573;?#20869;主管、经手、管理公共财产的职权所形成的便利条件。  

      法庭调查证明,李昌荣在广德县财政局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工人身份,在广德县财政局项目负责人面前只是一个跑跑腿的角色。常识告诉我们,一个工人身份的人员是不可能领导或?#23500;?#26377;职级的干部领导的!

      本案中,喷滴灌项目资金并非李昌荣主管、经手或管理,也并非广德县财政局或林业局主管、经手或管理的项目资金。项目资金能否争取到,广德县财政局或林业局仅仅只是一个申报?#26041;冢?#24191;德县财政局或林业局并没有决定权。因此,起诉书指控李昌荣构成贪污罪缺少客观构成要件。因此,李昌荣在本案中不可能构成贪污罪。

       

       

      第三部分 起诉书指控李昌荣构成诈骗罪、贪污罪

      错得很荒谬,是办错案后的蓄意治罪

       

      九、在起诉书中对本案所涉名优?#23616;种?#39033;目”“喷滴灌项目基本事实只字未提,公诉方在本案中已经丧失了客观公正的法律义务

      本案中,本案系名优?#23616;种?#39033;目”“喷滴灌项目而起,涉案项目资金也是以这两个项目而申报,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起诉书对名优?#23616;种?#39033;目”“喷滴灌项目这么重要客观的基本事实只字未提。如此在法律文书中隐瞒关键重要事实,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冤错案发生。

      此外,丰泽园合作社是否违规成立,应当由工商部门认定,而不是公诉方来认定。因此,公诉方在本案中认定丰泽园合作社违规成立系越权认定。

      事实上,本案是办案单位为过度?#38750;?#24037;作业绩而办的一个错案,立案之初就是一个错案。正因为如此,本案才会出现不?#31227;?#21160;非法证据排除、不敢让一个证人出庭,并拒绝已到法庭门口等侯出庭作证的证人出庭作证,试?#20339;?#30422;错案、冤案!

      很明显,公诉人为?#38750;?/span>胜诉,在本案中已丧失了客观公正的义务!

       

      十、起诉书就相同性质的行为?#30452;?#36827;行诈骗罪、贪污罪指控,不仅仅是是诈骗罪、贪污罪犯罪构成逻辑混乱,而且是为治李昌荣罪所采取的双保险

      本案中,起诉书将同一个被告人、同为国家财政农业扶持资金来?#30784;?#20849;同用于丰泽园合作社同一个苗?#23616;?#26641;项目,一笔认定为涉嫌诈骗,另一笔认定为涉嫌贪污,不仅表现出公诉方对犯罪构成中的主体、客体、客观等犯罪构成条件逻辑关系混乱,而?#24050;?#30422;办错案后一定要治李昌荣罪所采取的双保险”——“总有一款罪适合李昌荣!这也证明,本案公诉人乃至侦查人员对李昌荣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也吃不准、猜不透。

      庭审中,公诉方连李昌荣的身份都没有搞清楚,居然在庭审过程?#23633;?#24613;忙忙地向广德县财政局询问李昌荣的身份情况,说明公诉机关指控李昌荣构成贪污罪是何等的草率和鲁莽!

      此外,本案公诉方证据体系极其混乱,控方20余名证?#21496;?#26080;一出庭作证,其他证据根本不能证明李昌荣存在任何犯罪行为。因此,本案不仅不构成犯罪,甚至连疑罪都?#20849;?#19978;。根据罪刑法定、疑罪从无原则,本辩护人提请对李昌荣依法宣告无罪。

       

      十一、起诉书对下岗职工、?#23633;?#20154;响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号召

      进行植树造?#20356;?#33719;得国家财政支持的行为进行犯罪指控,不仅违反国家政治政策,同时也不符合国家刑事政策

      本案中,一起由下岗职工、?#23633;?#20154;响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19981;埃?#22240;开垦荒山植树造林过程中的林业政策项目,在广德县财政局、林业局经过反复比较筛选,通过事先?#30142;臁?#20107;后验收后将35万元林业政策补贴项目落实下来,但植树造林、绿化荒山当事人亲属李昌荣却因此身陷牢狱之灾并被广德县检察院以诈骗罪、贪污罪追究刑事责任。

      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这样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如果被定性为诈骗、贪污犯罪,?#31080;?#20250;在全省乃至全国的农业合作社中产生重大影响并起到风向标的作用。与此同时,本案也将?#20339;?#24191;德县人民法院是否能依法进行非法证据排除,能否贯彻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罪刑法定、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等原则的司法及法治水平!

       

      综上所述,本辩护人认为,本案证据证明,丰泽园合作社?#35789;?#23457;批主管部门产生错误认识,丰泽园合作社根据政府财政和林业部门依职责主动安排,按政府要求?#23548;?#23454;施了名优?#23616;种?#39033;目和喷滴灌项目,并通过政府部门组织的验收,且涉案资金也是用于丰泽园合作社上述项目贷款及开支并非用于个人挥霍消?#36873;?#23588;其值得注意的是,相关政府部门对丰泽园合作社实施上述项目的条件进行了先行?#30142;歟?#23545;上述项目的真实性进行了现场核查和把关,并对项目的真实性负责。因此,完全没有职务上的便利的李昌荣的行为不构成诈骗、贪污犯罪。况且,李昌荣的行为是植树造林、绿化荒山对社会有益的行为,其行为不具有社会危害性。与此同时,本案是广德版张文中案,与张文中案比较其相同点为:两个案件的具体申报国家扶持资金的经济主体均未导?#24459;?#25209;主管部门产生错误认识;两个案件的具体申报项目均真实存在;两个案件的当事?#21496;?#27809;有非法占有国家扶持资金的主观故意。为防止错案冤案发生,本辩护人提请人民法院依法宣告李昌荣无罪!

      以上辩护意见,敬请合议庭采纳。谢谢!

       

      辩护人: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

      王良其、王文铎(实习)律师

       

       

      二〇一八年六?#38706;?#21313;日

    秒速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 巴拉多利德城市 福建体彩31选7大星彩票走势图 河南麻将暗语口诀 波场币属于哪里发行的 金字塔的财富援彩金 部落冲突进不去 锁子甲环扣方法 城市猎人援彩金 幸运赛车在线投注 主机游戏推荐 13年比特币暴涨暴跌的原因 里尔vs昂热 为塔什干火车头 中彩网双色球走势图 陕西11选5投注 投资股票风险控制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