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本所新闻

      王林:论共享型企业的洗钱风险防范

      发?#26082;?#26399;:2018/11/30 14:58:24
      论共享型企业的洗钱风险防范 王林[[[]王林(1991— ),男,安徽合肥,安徽王良其律师事务所。联系方式:18715017962.邮箱:[email protected]]] 【摘要】共享型企业主要以互联网为媒介、以共享平台为数据源、?#21448;?#20113;计算为经营方式。该类型企业在发展中以“共享”为名,行“盈利”之实,甚至有着类似金融机构的融资功能。面对共享型企业“金融资本化”趋势,洗钱风险也随之而来,特别是资本在全球范围内流动,?#24067;?#22823;了该风险的发生可能性。而作为全球共享型企业数量最多的国家,我国必须通过与国际反洗钱组织的密切联系和合作,完善内部反洗钱监管体制,激励资本持有者?#30007;?#21453;洗钱义务,特别是督促持有巨额资金池的企业?#30007;?#20854;社会责任,在借助于互联网的互联互通、信息共享的优势下,共同防范共享型企业的洗钱风险。 【关键?#30465;?#20849;享型企业;洗钱;防范 On the Risk Prevention of Money Laundering in Sharing Enterprises Shi Xiaofei ;Wang Lin 【Abstract】The sharing economic enterprise consists of Internet, big data and cloud computing.In the development of this type of enterprise, "sharing" is the name of "profit", and even has the financing function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Faced with the trend of "financial capitalization" of shared enterprises, the risk of money laundering comes along, especially the flow of capital around the world, which also increases the possibility of the risk.As the country with the largest number of sharing enterprises, our country must needs to keep in touch with and cooperat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anti money laundering organizations, improve the internal anti money laundering supervision system, incentive capital holders of anti money laundering obligations, especially to hold huge pool of enterprises to fulfill their social responsibility,with the help of Internet interconnection and information sharing,sharing together prevent enterprise risk of money laundering. 【Key words】Sharing enterprises;Money laundering;Prevention 据相关数据反?#24120;?#25105;国目前每年新创建的公司之中,具有平台经营性质的公司就占有三分之二。平台类公司近几年的发展速度已超过其他行业。经济学家将其称之为“共享经济?#20445;?#36825;个时代,也称之为“共享经济时代?#20445;?#20197;大众参与、互联网媒介、大数据信息、云计算为经济发展要素,整合社会资源为手段,发挥资源价值最大化效用为目的。但是,我国共享经济发展至今,其已经偏离了“共享”的本质,背离了“物尽其用”的宗旨,演变成一种以实物使用为介质的,具有融资性质的产品金融模式,这其实是一种“伪共享”。“伪共享”的单车租赁经济,之所以在我国能大张旗鼓的发展起来,其背后的原因有着资本的推动,相关企业为了争夺市场份额的结果。而我国的监管制度不足和行业门槛过低也为其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从目前单车的市场运营来看,单车的营运模式是采取固定押金和路程使用费的模式,以ofo为例,其收费是199元的单车押金,加?#21414;?#20844;里1元。从1元租金来看,单车的盈利实在太低,相较于其每辆单车上千元的建造成本、相应的维护成本以及人员工?#30465;?#37027;么这么“赔本”的买卖,普通人都会算的账,这些商业精英、商业大亨们为什么?#20849;?#26029;的疯狂往里投钱?很显然,如果单车的盈利模式仅靠租金收入是支撑不下去的,这种投资注定是失败的。所以,很多人对单车的盈利模式起了质疑:难道?#24378;?#25276;金所形成的资金池进行金融流转受益,或者这只是用来“洗钱”的介质?究竟以何?#22336;?#24335;盈利,不便去无根据的揣测,但?#28508;?#32773;认为,国外基金的大力?#24230;耄?#24182;不是无偿的、盲目的,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防止由于监管制度上的疏漏纵容违法犯罪活动,而洗钱行为就是伪共享经济?#36335;?#38505;之一。 一.洗钱行为与共享型企业 (一)“洗钱行为”概述 1.“洗钱行为”的界定 追溯“洗钱”一词,20世纪初,美国一黑帮为了让非法所得的利益合法化,逃避监管部门的监管,则在居民社区开设洗衣店,每次洗衣机的使用,都需居民投放少量的硬币,后,洗衣店的收入被虚假扩大,混同非法所获的利益,从而使得黑帮的非法所得以营业收入的形式“合法化?#20445;?#21518;将该行为称之为“洗钱”。 从国家金融秩序来说,大量“黑”资本经过合法的金融网络可以进行清洗,一夜之间变为“合法收入?#20445;?#36825;不仅侵害了金融管理秩序,也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参见张宝:《全球化背景下洗钱罪争议问题探析?#32602;?#36733;《河北法学》2017年第4期。]]。据我国刑法所言,洗钱犯罪是指将七?#22336;?#32618;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通过各?#36136;?#27573;加以掩饰、隐瞒其来源和性质,使其合法化的行为。这七?#22336;?#32618;为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和金融诈骗犯罪。 而从金融角度来说,洗钱行为是指犯罪分子及其同伙利用金融系统将资金从一个账户向另一个账户作支付或转移,以掩?#24378;?#39033;的真?#36947;?#28304;和受益所有权关系或者利用金融系?#31243;?#20379;的资金保管服务存放款项。由于我国对洗钱犯罪的定义仅限于七种上游犯罪,所以普通的洗钱行为仅限于行政处罚等,不同于国际社会将洗钱行为定义为?#29616;?#30340;犯罪活动。 2.“洗钱行为”的特征 洗钱行为是一?#30452;?#31163;市场金融管理的违法行为,为了躲开税务机关、监管机关的视线,所采取的转化资本行为。其特点有三:隐蔽性;效率性;便捷性。 洗钱的方式多种多样,难以罗列齐整,但对于拥有这些“黑钱”的所有人来说,通过“洗”的手段无非是最方便的一次性大额转化。 3.“洗钱行为”的实现途径 随着网络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的市场经济无疑为洗钱行为增加了更多的可能性,也为监管部门带来许多难题。从传统洗钱行为的行为方式来看,其主要分为三个步骤:非法利益脱离非法行为,简称“存放/储存(Replacement)?#20445;?#23547;找介质,将非法利益投放或转化,简称“掩藏(Layering)?#20445;?#23558;投放、转化后的利益收回自身账户,简称“整合(Integration)”。 上述三个过程互相重叠,交叉使用,一般监管部门是很难发现的。在?#23548;?#20013;,洗钱的方法主要有以下几种:?#26412;蕁?#26399;货转化洗钱,赌场间接洗钱,收藏品拍卖洗钱,关联交易洗钱,保险产品洗钱,基金会慈善洗钱,外?#19968;?#23384;洗钱,资金跨国调度洗钱等等。 正如有些税务专家所言,当行业拥有充裕的现金流,每笔入账的规模不一,且任由账户所有人支配,通过?#25105;?#20132;易,貌似正常经营活动,实则是洗钱行为,特别是服务型行业。由于目?#26696;?#22269;金融机构规定对单?#39318;?#36134;交易达到一定数额需要上报,所以,为了逃避监管,洗钱的方式开始由集中转为分散,化整为零,通过以他人名义的账户分批分量的转化,从而达到逃避监管的目的。 (二)“共享型企业”概述 以ofo、mobike、hellobike为代表的共享单车公司为例,共享型企业在运用过程中常伴有以下的特点: 首先,共享型企业都有着“押金”融资的表象。据调查,交通类的共享服务平台,一般会收取押金作为使用的担保,而此押金收取的数额远超出租金使用费,以mobike为例,其押金为299元,以1000万的用户数量为例,这无疑是从1000万人手中吸收了将近30亿元的押金,这么庞大的押金数额,堪比一小型信用社存款量。这?#36136;?#21462;押金的行为,毫无疑问,有着融资的表象,虽然单车押金支持随时可退,但是该行为对于一家注册资本才500万元的非金融机构而言,是值得深忧的。 然后借助融资,共享平台会形成押金“资金池”的客观结果。正如前述,共享经济平台以“押金”形式收取的资金会形成数额庞大的资金池,该资金池之中的金额脱离所有人,由共享型企业占有使用。面对巨大资金池,无疑使企业具有堪比金融机构的资金周转能力,进?#24615;?#25237;资或者其他商业行为。但是,市场的不稳定性、?#26082;?#24615;,也会使资金池时刻处于风险之中,用户的押金届时能否全部如数退还,也是值得担心的。共享平台存在数以万计的参与账户。共享型企业以共享物为介质,出于对?#23186;?#36136;的使用,共享平台会吸引数以万计的人进行注册,从而共享平台?#27927;?#22312;着庞大规模的账户使用群。而在金融机构的监管中,对于共享企业出于管理成本而统?#24509;?#25143;的做法也未表示反对。从而,大量的参与账户,身份信息的识别,是否真实可靠,同样事关金融资本流转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存在着极大风险。 最终共享平台的收益会进入私企的账户。当企业拥有巨大的现金流时,其再投资或其他商业行为的盈利或亏损都会进入企业本身的账户,这其中的监管部门与企业损益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会造成一定的财务监管疏漏,产生监管空白。况且,银行等金融机构,面对如此重要的企业储户,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也会产生疏于管理的情况,如交易事项存在可疑也很少报告。所以,当收益混同,监管机构无法及时掌握企业经营的详细财务信息,在一定程度?#32454;?#36829;法行为留下了可乘之机。共享型企业运营离不开投资者投?#30465;?#20174;目前的大型的共享型企业来看,其投资者包括海内外基金组织、风险投资公司以及其他商业公司等等。以ofo为例,2018年1月,一位ofo内部人?#23458;?#38706;,ofo公司账户上的流转资金较少,除去人力成本等,仅能支撑一个月。[[[]参见凤凰网财经《“重磅!ofo被曝账户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32602;琱ttp://finance.ifeng.com/a/20180112/15924417_0.shtml,2018年3月20日访?#30465;]这期间,吸引了许多国内外资本的加入,特别是实力雄厚的美元基金。正是由于资本投资的多渠道性,“来者不拒?#20445;?#38590;以避免在投资?#22836;?#32418;这一进一出之中,产生洗钱行为的风险。资本的流转快速与监管行为的滞后形成?#21496;?#22823;的“空白?#20445;?#20063;使犯罪活动有机可乘。这也?#24378;?#33021;的风险。 而就目前而言,我国的共享型企?#31561;?#23569;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由于共享平台隶属于普通企业的经营范围之下,虽然有着吸入大量资金的表象,但是究其本质,并不是金融机构,即便拥有大额的资金,也不会受到来自金融监管部门的?#38469;?#20174;而在资金池方面的管理更多遵循市场经济需求,?#29616;?#20110;金融机构的层层监管而言,共享平台的自由度较高,灵活性也强。这无疑也是共享经济下,共享平台的又一经济风险体现。 二.共享型企业现状及洗钱风险分析 共享经济是新时代为了能高效利用物的剩余价值,充?#22336;?#25381;的物的使用价值,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预示着从前以“拥有”?#23433;?#26435;”等核心观念的经济发展模式正在向“使用”、“信任”、“合作”的模式转变。这种以共享平台为基础,以政府、企业、个人等主体共同参与,以分享过剩资源为宗旨的经济发展模式就是共享经济,也称之为“分享经济”。但是,不得不承认,“金融资本共享”无非对目前金融资本结构和监管体制造成一定冲击,其中最大的风险,也是最难界定的就是洗钱行为。 (一)共享型企业现状 目前的“单车大战?#26412;?#26159;典型代表,共享单车公司在多个城市?#24230;?#24066;场价值在500元-3000元不等的共享单车,以押金担保的形式,供于学生、上班族日常生活学习所用。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27169;?00EC.)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共享单车用户规模达到1886.4万人,预计2017年用户达到4965万人。[[[]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编:《2016年度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年5月8日,第19页。]]每日共享单车的数量还在不断的?#24230;?#24066;场,这?#25191;?#36896;新产品?#24230;?#24066;场租赁使用,其实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共享经济”。传统意义上的“共享经济”是为了将社会闲置的资源重新搭以平台发挥其资源价值。该模式主要有三个特征:第一,供需均是陌生的个体或企业?#22351;?#20108;,是以一种互相拆借的模式?#22351;?#19977;,就是获取一定的报酬。但共享单车?#24230;?#27169;式,虽然有着平台交易,但其并不是用户与用户之间闲置资源的共享,其经济本质是一种租赁交易,供者乃企业,需者乃消费者。据最新消息[[[]参见新浪网《ofo又拿了7亿美元,同样握额融资的公司们都做了什么?#32602;琱ttp://tech.sina.com.cn/roll/2017-07-09/doc-ifyhweua4489617.shtml,2017年8月22日访?#30465;],7月初,ofo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E轮融资,由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出行和DST?#20013;?#36319;投其最终还是以盈利为目的,虽然现在盈利模式未可知,就像mobike CEO王晓峰所回答的那样,目前膜拜的盈利模式?#24418;湊业劍?#38656;要长远考虑,在此背景下,共享企业的资金代持能力有必要予以重新评估,并加大管控。 1.立法现状 我国目前在反洗钱方面的立法较为分散,其中主要的法律规定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反洗钱法》《银行卡组织和资金清算中心反洗钱?#22836;?#24656;怖融资指引》《非金融机构服务管理办法》《支付机构反洗钱?#22836;?#24656;怖管理办法》《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23665;?#26131;报告管理办法》《金融机构客户身份识别和客户身份资料及交?#20934;?#24405;保存管理办法》《支付机构预付卡业务管理办法》《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等。而对于共享型企业的立法则非常之少,以共享单车为例,2017年8月2日,才?#23665;?#36890;运输部等10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23478;?#35265;》。其中并未涉及资金池的管理以及风险预防。 首先,由于反洗钱涉?#23433;?#38376;众多,包括“三会一行?#20445;?#25972;体来说,我国的反洗钱立法目前还是存在体系化不足的弊端,难以形成有效的反洗钱体系,多部门也难以在反洗钱问题上“劲往一处使”。其次,多数规则虽然涉及到反洗钱的防范,但是对于共享型企业等非金融的反洗钱未提出较为详细的规则,缺乏前瞻性。 2.管理现状 (1)监管缺位。首先,由于我国目前对公司注册取消实缴资本要求,共享型企业的市场准入门槛并不高,且国家对于互联网企业的扶持力度加大,进一步促使了该类型企业的快速崛起。其次,共享平台型企业的金融监管细则缺乏。目前我国的反洗钱行为仅针对金融机构以?#23433;?#20998;特定的具有支付性质的非金融机构,而对于共享平台型企?#31561;?#24182;未纳入监管行列。其次,就是共享平台型企业对于资本的流入流出缺乏?#32454;?#30417;管,没有反洗钱的义务,不具有金融机构的反洗钱敏感度和措施。再次就是对每一个账户的信息真实性缺乏验证,未尽到?#32454;?#30340;审查义务,为监管部门反洗钱调查增加?#35759;取[[]参见戴泽昶,黄文其,马云宁,张锐林:《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平台反洗钱监管研究?#32602;?#36733;《经济师》2017年第1期。]]最后,关于共享企业所拥有的资金池管理问题。资金池虽是专款专用,与企业财务账户分离,但资金池的使用权仍归属于共享企业,难以保证资金池的安全性。 (2)互联网弊端。目前大多数共享型企业?#23478;?#36182;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这三者而生存,而互联网的弊端也是管理不足的表现。互联网有其不稳定性、易攻击性、?#24509;?#23454;性的缺点,也有着便捷性、高效性的优点,在时刻都有着病毒植入、网络指令泄露等风险的同时,也会为洗钱行为提供更安全、快捷的途径。而洗钱行为一旦借助此媒介进行,毫无疑问,这将是巨大的灾难。[[[]参见李涛,张伟:《第三方支付平台隐含的洗钱风险及防控对策?#32602;?#36733;《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1期。]]首先,共享平台的网络安全性事关经济安全,一旦遭受攻击,巨额的资金池也会为人所用,产生洗钱的风险。其次,共享平台的网络互联,会直接互联账户之间,跳过银行等金融机构,从而达到平台直接付款的目的,如此而来,银行的监管权直接被平台所直接取代。最后,就是互联网的?#24509;?#23454;性。由于共享型平台存在大量的账户,如果某?#24509;?#25143;乃虚假注册,那么洗钱行为完全可以在虚假账户之间进行。 (3)制度缺陷。大额交易和可?#23665;?#26131;报告制度是我国反洗钱重要措施之一,但是该制度在运行?#27927;?#22312;重大问题:该制度与金融机构本身的利益相冲突。作为金融机构,其追求的是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监管部门要求的报告制度又要求其?#30007;?#21453;洗钱的义务。作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最大客户之一,共享型企业的巨大收支,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银行盈利,而其大额交易,看似正常,银行也不会多加干预,这无疑是将金融机构置于两难境地,忽视了金融机构的报告主观能动性。 (二)共享型企业存在的洗钱风险 正是由于共享型企业的运营模式在监管以及自我?#38469;?#23618;面存在极大的缺陷,?#24067;?#25509;导致其有着以下的洗钱风险: 首先,共享型企业融资过程的外资进驻。目前我国的共享型企业一直出于融资扩张,开拓市场阶段,大量资本的涌入到一家公司账户之中,存在着投资洗钱的风险,特别是海外资本的进驻,其资本的合法性调查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共享型企业发展如此?#35813;停?#34429;然盈利不高,但其市场估值已经远高于市值,而如果其在我国上市,那么一手由海外资本“创造”的“独角兽?#20445;?#23558;最?#24352;?#32473;中国的股民。当海外资本顺利脱离我国市场,那么一旦共享型企业经营不善,后续资本跟不上,股价大跌,最终受苦的是中国股民、中国经济。?#20204;也?#35770;海外资本的操作手段之卑劣,单就股权转换一项,将大量的“黑钱”转为股权资本套现,这无疑?#36136;?#21478;一种洗钱风险的体现。 其次,共享型企业拥有着巨额的资金池,该资金池如果缺少?#32454;?#30340;监控,那么这也会成为“黑钱”的“洗浴中心?#20445;?#32463;过转化,可以以“亿”为单位进行洗钱。共享型企业一旦盈利分红,虽然客观层面,短期内无法盈利,但如果财务信息显示盈利甚多,那么该分红,是否是真实的盈利??#20204;也?#35770;财务信息的真实性,光损益这一项就可以成为“黑钱”的藏身之地。 然后,共享型企业的盈利模式已经发展到可以打广告、绑App战略合作、数据信息有偿使用等等。那么如此之多的商业合作,如此之多的资金流转,无疑是洗钱行为的另一可能性。共享平台的账户数量之多,究竟有多少账户是真实的,多少账户是假冒的,假冒的账户中,资金的来回流转,极有可能成为洗钱方式之一。 正是由于共享型企业有着非金融机构之表象,却可行金融机构权能之实,所以,笔者认为,这也许正是商业大亨们?#28304;?#34892;业“兴致勃勃”的原因之一吧。?#20204;也?#35770;资金池内的资金如何投资收益,单就该资金池内大额资本的存款利息就足以令人吃惊。可见,共享平台虽然从事共享经济的运营,但共享平台本身就是一个小银行,每时每刻都有资本流进流出,随着共享物等介质的投放数量进一步扩大,注册用户与日俱增,资金流也会随之增加,这种类似银行“可存可取”的共享平台,穿着民企的外衣,已然成为变相的金融公司。而洗钱行为较多发于金融机构,由此,共享平台也是日后“反洗钱”监管上需要重点监控的方面。 三.共享型企业的反洗钱措施完善 (一)新形势?#36335;?#27927;钱的要求 共享型平台借助于互联网快速发展,而我国的法律一般滞后于新情况、新问题的出现。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互联网?#38469;?#30340;日新月异,应用于传统行业的反洗钱措施似乎在面对新的洗钱方式上多少显得“力不?#26377;摹薄? 所以,新时代新要求,未来的反洗钱措施必须抓住以下几点:第一,时刻保持与国际反洗钱组织的沟通和交流,如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埃格蒙特集团(Egmont Group)、亚太反洗钱集团(APG)等等。第二,对于共享型企业财务信息要加强监管。第三,对外资进入中国市场要加强监督和把控。[[[]参见王?#28216;埃?#20399;建强,高增安:《国?#24066;?#20852;洗钱危险与我国反洗钱监管应对研究?#32602;?#36733;《金融与经济》2017年第6期。]]第?#27169;?#23545;于类似于资金池的资本聚集行为要多加留意。第五,?#35782;?#24178;预金融资本的非市场性竞争和恶意垄断。第六,加强互联网安全建设,特别是与金融资本密切相关的互联网金融体系安全。第七,加强立法建设。第八,对购汇行为以及资本的流出监管需要进行进一步加强。 (二)完善路径 基于以上要求,笔者认为,我国新形势下,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对共享型企业反洗钱措施进?#22411;?#21892;: 1.立法层面 第一,面对我国反洗钱立法的分散性,有必要构建以《反洗钱法》为核心的反洗钱法律体系,将反洗钱工作深入到各行各业,不留法外之地。第二,关于互联网金融立法的偏向要着重于资本的持有、流转和流出规制。面对新形势下的互联网资本,反洗钱工作的?#35759;仍?#26469;越大,有必要?#22836;?#27927;钱客体标准重新界定,以资本的大量持有为限为主,以企业的经营性质为辅,从而完善对资本市场的监管,减轻反洗钱工作的负担。第三,立法要强调持有大量资本的企业,如资金池的持有,需要有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明确其反洗钱的义务,主动披露企业的财务信息以及资金使用状况,维护社会经济的稳定。第?#27169;?#35201;明确反洗钱的重要性,强调企业及相关单位在反洗钱问题上的义务主体和法律责任。 2.监管层面 国家可以构建互联网反洗钱监测系?#24120;航?#26131;大数据监测系?#22330;?#21033;用互联网的优势,监测可疑、大额的交易,对于通过共享平台流进流出的每一笔资金都做到实时监控。其次,可以提高共享型企业持有巨额资本的市场准入门槛,防止资金池的滥用,保障资金的安全性。然后,加强共享型企业行为主体的身份识别。尽快实现“实名制”注册,加强信息共享和多部门协同合作,以大数据为背景,发挥互联网的优势,对行为主体的身份信息进行综合分析,包括其背景、交易目的等等。除此之外,还可以?#32454;?#30417;控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周转的流向和数量,特别是资本流出。在资本流转中建立编码体制,与其追踪资本流向,不如从根源上予以重视。 当然,完善大额、可?#23665;?#26131;报告制度也?#28508;?#19981;可少的。该制度在我国存在金融机构追求利润最大化与承担报告责任的矛盾。如果?#23454;?#20197;激励机制完?#32856;?#21046;度,建立反洗钱信息的对称机制,在各部门间早?#25307;?#25104;信息的互联互通,实现金融机构与监管机构的实质性合作。加强共享型企业的内部管理,包括工作人员的业务素质能力,道德?#36867;? 最后,建立企业资金池定期信息披露制度,特别是资金池的管理信息。[[[]参见刘新华,孙欢欢:《“资金池”模式理财产品的风险透析及防范——与美国次级贷款证券化的比较?#32602;?#36733;?#27573;?#21335;金融》2015年第6期。]]在该层面上,资金池的所有人毕?#20849;?#26159;企业本身,还是属于广大使用者的,所以信息披露是应有之义。与国家反洗钱组织建立常态化沟通机制,必要时,可以信息互享。 综上所述,经济发展离不开法律的保驾护航,共享型企业的监管措施不到位,容易滋生违法犯罪行为,而“防患于未然”则是法律的应有之义。目前的单车问题不论在行政层面还是司法层面,?#23478;?#36215;?#21496;?#22823;的争议。名为“共享?#20445;?#23454;为“租赁”的“伪共享”商?#30340;?#24335;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还是金融寡头的资本游?#32602;?#21448;或者是出于其他目的,都有待于时间的检验。洗钱风险只是目前经?#27599;?#36895;发展众多风险之一,共享型企业的健康发展,公民的财产不受恶意侵占,国家经济秩序免遭破坏,?#23478;?#36182;于完善的立法以及?#32454;?#30340;监管。总之,即便国家鼓励创新,鼓励创业,但资本市场不是法外之地,金融寡头也无“免死金牌?#20445;?#21807;一需要资本玩家恪守的底线就是法律,必须要在法律的框架内行事,不可逾越法律红线。 参考文献 [1]蒋蔚.洗钱罪若干争议问题探究(J).人民司法,2013(19). [2]张宝.全球化背景下洗钱罪争议问题探析(J).河北法学,2017(4). [3]戴泽昶,黄文其,马云宁,张锐林.互联网第三方支付平台反洗钱监管研究(J).经济师,2017(1). [4]李涛,张伟.第三方支付平台隐含的洗钱风险及防控对策(J).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1). [5]王?#28216;?侯建强,高增安.国?#24066;?#20852;洗钱危险与我国反洗钱监管应对研究(J).金融与经济,2017(6).
    秒速时时彩开奖走势图